关注我们的微博

藏医药繁荣时期(公元17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

首页 > 藏医藏药 > 藏医药历史

  • 藏医药繁荣时期(公元17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

    公元17世纪初,甘丹颇章王朝建立,这个王朝中比较有成就的是五世达赖(1617~1682),他十分重视发展科学,采取了一系列鼓励发展医学的政策和措施,使藏医学得到较大的发展。

    五世达赖喇嘛

    五世达赖对培养医学人才比较重视,先后建立藏医机构数处。如在拉萨北郊的哲蚌寺设立“医学利众寺”,下令恢复日喀则的藏医学校,招收优秀青年喇嘛学习《四部医典》,培养优秀学者。 藏医学教育得到空前的发展。

    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1617~1682) 主要功绩:

    1.设立藏医机构;

    2.恢复藏医学校,重视培养藏医人才;

    3.批准刻印大批重要经典藏医著作。

    第司·桑杰嘉措

    第司·桑杰嘉措于公元1653年出生在拉萨市北郊,是一位博学多才的藏医、政治家和学者。他在对《四部医典》不同注家的著作进行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四部医典蓝琉璃》。此书被认为是对《四部医典》的权威诠释。为了使藏医学得到更广泛的传播,桑杰嘉措主持了藏医系列挂图《四部医典系列彩色挂图》“曼唐”的绘制工作,在1704年完成了79幅全套“曼唐”。《四部医典系列彩色挂图》是绘制在布面上的卷轴画,藏语叫曼唐,意为医学卷轴挂图。《四部医典系列彩色挂图》是留存至今,藏族最系统、最全面、最详细的人体医学解剖图和医学教学挂图。它全套共有80幅,每隔以几个以至上百个小图所组成,共包括4900多个小图,把藏族医学的全部内容,即四部医典的全部内容用图像表达出来。这种形象表现形式,在世界古代医学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桑杰嘉措还撰写了《起死回生宝剑方集》、《医学概论·仙人喜宴》等多本医学著作。

    第司·桑杰嘉措主要功绩:

    1.建立药王山医学利众院;

    2.撰写《四部医典》注释本《蓝琉璃》;

    3.绘制79幅曼唐系列医学挂图。

    帝玛尔·丹增彭措

    帝玛尔·丹增彭措,著名藏药学家。从八岁起,他便在众多的学者前听受、攻读医学著作和十明之学,学业优殊,名声渐隆藏区。以后他在西藏阿卡地方(今昌都贡觉县)境内创建帝玛寺,并长期居住该地著书立说,写就了佛学、声韵、工艺、历算等著作多种。丹增彭措通过对青海东、南部,四川西部、西藏东部等地的大量实地调查研究,反复核实资料,并结合对历代藏医药中的记载作了考证,吸收了广大人民群众在日常生活实践中积累下来的经验,用20年左右的时间,于1735年终于完成了藏医药学名著《晶珠本草》。

    《晶珠本草》分上、下两部分,上部为歌诀之部,以偈颂体写成,对每种药的功效进行了概括论述;下部为解释部分,它以记叙文写成,作者分别对实地搜集到的2294种药物(除去重复或加工炮制的药物外,实际收录药物达成400多种,其中包括西藏地区特产的许多名贵药物,如熊胆、麝香、鹿茸、虫草、雪莲、贝母、红花等等)的性味、功能、用法、采集加工以至于每种植物、动物矿物药的分类,形成特征、产地及生长环境等,都作了详尽的记叙。
    藏医学教育传承方式:

    1.“口耳相传”的形式留传给后代(藏文出现之前的藏医药萌芽期)

    2.师徒、父子相传的形式进行(7世纪到17世纪中叶)。

    3.以寺庙(曼巴扎仓)为中心的医学教育;

    4.现代藏医学校的正规教育。

    医药学院(曼巴扎仓)

    藏语称“曼巴扎仓”,“曼巴”意为医生,故曼巴扎仓乃是培养医生的学校。以寺院办学而论,较早成立的藏医学校是,1643年五世达赖喇嘛在拉萨哲蚌寺的西殿创办医学“卓潘林”。 “卓潘林”意为“利众洲”,也就是培养藏医学生的地方,这个“利众洲”是寺院中最早的医学校。而后五世达赖喇嘛又在日喀则建立仙医云集院,在药王山建立药王山医学利众院,培养了大批高级藏医人才,促进了藏医的繁荣与发展。塔尔寺的“曼巴扎仓”创建于1711年,1757年正式取名为“塔尔寺医明利他摩尼昌盛洲”。拉卜楞寺的曼巴扎仓竣工于1784年,全名为“曼巴扎仓索日央盘琅”(意为医药学院医明利人洲)。在此期间,青海赛科寺(广惠寺)、夏琼寺、拉加寺、拉莫德钦寺、郭隆寺(佑宁寺)先后建立了曼巴扎仓。另外,内蒙古的部分佛教寺院及北京的雍和宫也建立了曼巴扎仓。

    医药学院一般设有初、中、高三个学级,并兼设门诊部和制药厂。不同学级的学僧要求学习、记诵不同内容的医典。首先要求初级学僧必须记诵《皈依经》、《绿度母经》、《观音心经》、《四部医典》的《根本医典》和《后续医典》两部分;中级学僧必须记诵《四部医典》的《论说医典》和《秘诀医典》两部分、《药王经》、《马王白莲经》、《佛赞》八十卷、《总药王经》;高级学僧从事研究《四部医典》和《菩提道次第广论》。其次,还必须逐年按照一定的程序进行有组织的教授和实践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