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微博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经济日报:雪域高原上的奇葩——记青海金诃藏医药集团公司

发布时间:2006-10-11 16:35:00  被阅览数:1333
  •  
    新闻来源:经济日报 记者:董磊 马玉宏

    2006年9月9日,对整个藏医药学界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世界上唯一一座集展览、收藏、文化交流和科研为一体的藏医药博物馆———中国藏医药文化博物馆在这一天落成开馆。2000多种动植物、矿物标本,1000多部藏医药学文献典籍……展厅里的每件展品无不彰显着藏医药文化特有的魅力,令人叹为观止。博物馆1.2亿元的总投资不是个小数目,而这一切竟是一家名叫青海金诃藏医药集团的地方企业倾力所为。                          

     

     

    金诃藏医药集团的发展,源于青海省藏医院的组建。青海省藏医院是在青海医学科学研究所藏医科的基础上于1983年成立的。 

    据藏医院负责人介绍,藏医院跟其他医院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医疗过程中坚持突出藏医药特色和优势,按照藏医诊断原理和“五行学”药物治疗原则进行诊疗,特别是在藏医药浴结合外治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皮肤病、中风、颈椎病等方面疗效独特。靠着藏医药特色和优势,靠着精心的治疗和优质的服务,青海省藏医院在社会上和患者中逐渐获得了良好的口碑,许多患者,包括不少国外患者慕名而来。 

    藏医院由此稳步发展壮大,但患者的增多也对医院藏药的生产规模和研制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于是,金诃藏医药集团在藏医院制剂室的基础上应运而生。 

    集团药业公司总经理端智告诉记者,1992年前由于体制方面的原因,藏药生产始终停留在医院制剂室的层次,一无批号、二无品牌、三无生产经营实体。作为藏医药继承者和发展者,面对创业初期的窘迫,金诃的决策者们别无选择,惟有前行。当时的藏医院院长艾措千带领一批年轻人,在青海省藏医院制剂中心的基础上,投资建立了青藏地区首家生产藏药产品的青海省藏药制药厂,推出了“金诃”商标,把藏药产品市场化,金诃藏药的知名度随之提高,成为国内药品市场的热门之一。此后,面对藏药市场日趋激烈的竞争态势,金诃藏药又率先完成了传统的藏药生产工艺与现代化制药科技的标志性融合。他们结合民族制药的实际,实现了传统藏药生产的重大技术进步,并通过技术创新,对传统藏药的炮制、生产工艺、剂型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改造。 

    为了寻求藏药产业更大的发展,2004年8月,金诃藏医药集团在青海生物科技产业园内投资6000多万元,兴建了独具特色的现代化藏药厂,全面通过国家GMP、GSP和ISO9001三大质量体系认证,具备了规模生产丸剂等8个剂型藏药产品的技术能力,并设置了功能齐全、设备一流的药品检验检测设备。  

    许多参观过金诃藏医药集团的人都曾感叹藏医药的神奇,这种神奇不仅来源于雪域高原得天独厚的药物资源,更来自金诃人对传统藏医学的创新与发展。短短的10多年内,这个只有20名职工、140万元固定资产的小单位,迅速增长为资产总额达5个亿的大型民族医药企业,形成了以医疗为基础,以科研为先导,以药品生产为主体,以教育为根本的藏医药发展体系,成为青海省医药产业的龙头企业。 

    在金诃集团董事长艾措千看来,他们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内求得生存,获得发展,没有捷径,主要依靠体制和技术创新,通过整合藏医药产、学、研、医的生产要素,启动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特色经济产业。 

    成立于1983年的青海省藏医药研究所,创建初期从未涉及运用现代化的研究设备、研究方式来研究开发藏医药。加入金诃集团后,利用“四位一体”的资源共享优势和研究先导的集团研发政策,研究所在全国藏医药行业中率先把传统藏医药研究与现代医学研究结合起来,建立了基础理论、药理、植化、生理、工艺等多个研究室,配备多种现代化科研仪器、分析仪器和专项研究设备,初步形成了基础设施完善、完全具备藏药理化分析检测、产品工艺研究、藏药质量控制功能的国内现代化藏药研究开发基地。研究所所长多杰向记者透露,金诃目前有74个国药准字号藏药产品,其中25个为公司自主研发的独家产品,已具有很强的市场竞争能力。 

    比如,藏药丸剂的崩解问题始终是困扰生产工艺和市场推广的一大问题,药业公司组成工艺技术小组,在自主创新的同时,主动联合青海师范大学共同研究,经过艰辛努力,最终解决了丸剂的溶散时限问题。据研究人员介绍,崩解技术的改进,是藏药工艺发展史上一次质的飞跃,既有助于市场推广,又缩短了生产周期,提高了劳动生产率。  

    “为什么要投资修建藏医药博物馆?”金诃集团董事长艾措千未急于答问,而是先介绍起藏医药学的历史来:藏医药学源远流长,已有6000多年的发展史。博大精深的浩瀚典籍、得天独厚的药物资源、自成一体的用药结构、科学合理的炮制工艺,加上藏医药学独特的医疗价值、研究价值和产业前景,已为世界医学界所瞩目。 

    然而,近年来藏医药产业的发展也面临着传统疗法和处方失传、藏药材趋于枯竭等诸多难题。“在保护中让藏医药事业传承下去,金诃集团责无旁贷!”艾措千言归正传。 
    金诃集团整合后,旗下的藏医药研究所专门致力于藏医药古籍文献抢救整理、藏医药学基础理论研究、古验方发掘、传统炮制工艺研究、奇特诊疗技术抢救与继承、藏医药文献翻译及天文历算研究,先后搜集、抢救、挖掘出散落于民间、濒临灭绝的藏医药经典珍贵古籍文献900余部,并已整理出版了100余部古籍文献。 

    为了搜集散落在民间的藏医药古籍,艾措千还亲自带队,率20余位藏医药专家前往西藏、四川、甘肃、云南、青海各地,行程40000余公里,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搜集到600余部古籍。说到这些,艾措千很欣慰,“通过我们的努力,藏医药理论体系的形成由原来的1300多年追溯到2500年。搜集活动不仅丰富了藏医药临床的诊疗方法,古籍中挖掘出来的处方方剂还丰富了临床用药,而且为研发新药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中国藏医药文化博物馆的落成,是藏医药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结束谈话时,艾措千道出了他的心愿:进一步拓宽博物馆的服务功能,多方面系统地收集、保护、研究藏医药文物、文献,让藏医药文化这朵雪域奇葩在博物馆开花、结果,香飘四方。

  • 分享到: